行業資訊

電力可靠性管理仍存在短板,還有提升潛力

2021.11.02

我國電力系統可靠性管理尚處研究階段,難以全面反映全網系統的可靠性水平,同時電力供給側“雙高”特征明顯,電力供需特征發生顯著變化導致用電設備運行性能下降等問題凸顯。

 

“隨著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現代能源體系加快構建、電力市場化改革逐步推進、防范電力系統大面積停電風險,以及適應電力工作技術水平和信息技術飛速發展等工作逐步展開,我國電力可靠性管理正迎來全新發展機遇?!眹夷茉淳蛛娏煽啃院凸こ藤|量監督中心主任陳平在近日召開的“2021年中國電力可靠性高峰論壇”上表示。


 2382.jpg

據了解,自上世紀80年代我國引入電力可靠性管理起,歷經30余年發展,電力可靠性管理已成為我國電力行業的重要基礎性工作,也是“獲得電力”營商環境評價中的主要指標之一。從國際社會不斷發生停電事件到我國多地執行有序用電、電力供需形勢趨緊,電力可靠性管理工作面臨的諸多新挑戰備受電力行業關注。

 

發電設備健康水平顯著提高

 

國家能源局今年8月發布的《2020年全國電力可靠性年度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底,我國納入電力可靠性統計的火電、水電和核電機組共3170臺,總裝機容量11.44億千瓦,較“十三五”初期分別增加301臺、1.71億千瓦。

 

《報告》顯示,“十三五”期間,全國供電系統用戶平均供電可靠率由2016年的99.805%提升至2020年的99.865%,提升了0.06個百分點。根據世界銀行2020年發布的《2020年營商環境報告》,我國獲得電力世界排名已躍居12位,邁進世界先進行列。

 

陳平表示,經過幾十年發展,我國發電設備健康水平得到根本性提高,對保障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發揮了巨大作用。“火電、水電機組的等效可用系數均呈逐年上升趨勢,截至2020年分別達91.77%、93.36%,較1985年分別增加了7.75個百分點和4.63個百分點?!?/span>

 

電力可靠性提升的另一表現,在于非計劃停運次數大幅下降。中電聯可靠性管理中心主任周霞表示,2020年我國水電機組非計劃停運次數為0.18/臺年,較1985年降低了4.91/臺年;我國城市配電網10千伏用戶平均停電時間4.82小時/戶,較1991年下降91.72小時/戶,降幅達95.01%。

 

制度建設方面,國家能源局今年5月印發了《提升“獲得電力”服務水平綜合監管工作方案》,在全國范圍內組織開展提升“獲得電力”服務水平綜合監管。陳平指出,國家發改委今年8月發布了《電力可靠性管理辦法(暫行)(征求意見稿)》,目前相關工作正在穩步推進中。

 

可靠性管理仍存在短板

 

我國電力可靠性管理工作還有哪些短板待補?陳平指出,電力可靠性管理引入我國后,一直保持政企不分的設備管理模式,設備管理清晰度遠超政府管理范疇和企業需要,統計量難以為繼,而且不能對電力供需形勢及系統整體運行情況進行科學評價、評估和宏觀管理,因此無法有效支撐電力供應安全形勢,與當前國際通行的電力可靠性管理模式產生了脫節。

 

中電聯可靠性管理中心綜合與電能質量處處長姜銳對此表示認同:“電力可靠性多項工作仍處于起步階段,與國際發達地區還有差距。以電能質量為例,其治理產品同質化明顯,部分廠商專業技術服務體系不完善,未形成完整的服務鏈條。同時,治理設備規范性程度不高,產品質量參差不齊,導致治理效果達不到用戶需求,一定程度上造成投資浪費?!?/span>

 

在降碳背景下,電力可靠性管理還面臨一系列新課題。陳平指出,目前我國大電力系統可靠性管理尚處于研究階段,隨著電力系統規模逐步擴大,復雜性加劇,難以全面反映全網系統的可靠性水平。“低壓可靠性管理處于探索階段,難以反映低壓用戶的真實用電水平?!L光’等新能源、增量配網等新業態點多面廣,可靠性管理難度加大?!?/span>

 

新業態如何影響電力可靠性管理工作?姜銳表示,當前電力供給側“雙高”特征顯著,即高比例新能源并網、高比例電力電子裝置情境下,個別用戶電能質量受挑戰?!跋M側方面,終端能源消費以電代煤、以電代油,預計新增電量消費約4500億千瓦時,減排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約210噸、70萬噸?!?/span>

 

姜銳進一步指出,供需特征發生的顯著變化將導致用電設備運行性能下降,進而影響生產工效和產品質量,造成電氣設備附加損耗增大、壽命縮短,而且供電系統網損增大會導致各行業單位產值的碳排放量顯著增加。“尤其是,目前部分大用戶電動機頻繁跳閘、新能源發電機組脫網、常規發電機組異常等電能質量事件頻發?!?/span>

 

監督工作仍待深入推進

 

如何進一步提升管理電力可靠性管理質量和水平?

 

陳平指出,當前監督管理體系仍不健全。“監管評價標準、數據報送規范等配套制度缺失,財務保障機制尚未建立。地方政府能源管理部門職責未能明確和落實,國家能源局派出機構可靠性管理力量較為薄弱,分工不明確,信息系統建設滯后。地方政府能源管理部門和國家能源局派出機構難以及時獲取轄區內的可靠性信息?!拔磥?,國家能源局將進一步完善可靠性管理相關制度、標準體系,有序開展可靠性信息的核查發布等工作?!?/span>

 

姜銳建議,應逐步完善電能質量的管理體制、服務市場和相關監督。“目前電能質量服務市場缺乏監管、產品及服務水平有待提高,建議構建電能質量專業人員培訓與能力認證體系、電能質量治理設備監管體系,加強電能質量知識普及?!?/span>

 

周霞建議,應加快將風電、太陽能發電等新能源及分布式能源、獨立配網等納入可靠性管理體系。“同時,加快推進系統可靠性管理工作,借鑒國際成熟經驗,逐步開展充裕度評估??茖W研判新形勢下可能引發電力系統重大停電事故的風險因素,提出改進措施。加強對新形勢下電力工業彈性電網、自愈控制等新動向的關注?!?/span>


上一條:國家能源局發布:前三季度能源形勢、可再生能源并網運行情況

下一條:護航海上風電,施耐德電氣亮相2021北京國際風能大會

返回列表
中國電氣服務網 400-133-9898 投訴/留言
能快速赚钱的软件